历史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历史>专栏>历史的裆下>正文

  • 最毒莫过妇人心——一代妖女骊姬的声色权谋

    来源:文/苏尘  发布日期:2019-04-02 15:34

    一代先贤孔夫子曾经这样评价过一类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虽然有学者对这个问题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了剖解,但是大概的意思无非是对女子和小人这类人近则无理远则怨恨,然而这两种可怕的动物被叠加到一起,那加成至少会瞬提50%。

    作为蛇蝎心肠却貌美如花的骊姬,从一开始就似乎注定了有一个不安分的人生,生于王侯,嫁入豪门,政治左右逢源,关系错综复杂,正是由于这朵交际花百折不挠的夫人外交和婀娜多姿,甚至还在历史上留下了骊姬倾晋、骊姬之乱等不少印记。

    最毒莫过妇人心——一代妖女骊姬的声色权谋

    骊姬(资料图)

    晋献公作为一代霸主,尤其是在忠臣谋士的建议下找了各种要脸或不要脸的理由征伐邻国,虽然造成了民不聊生的后果,但是也使得晋国短时期内的统一,而在这场火拼中晋献公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攻打骊戎的时候俘获了骊姬两朵姊妹花,在占卜横行的时代,就算有占卜不吉利一事儿也没有阻挡晋献公对其宠爱有加,后来骊姬生了个儿子叫奚齐,而妹妹烧鸡哦不少姬生了个儿子叫卓子,然而随着两位皇子的不断长大,一场巨大的阴谋刚刚展开,而这一切,早已不是晋献公能控制的范围。

    在了解这场斗争的时候首先要介绍两个人物,一个是重耳,一个是夷吾,而另一个悲催的本来应是主角最后成了配角的申生,话说重耳和夷吾其实是一对姐妹所生,而卓子和奚齐则是骊姬姐妹所生,历史就是这么调皮,这场阴谋慢慢的成了两对姐妹和两对皇子之间的斗争,很显然,阴险狡诈,献媚取怜的骊姬占有着不可忽视的优势,那就是晋献公心里没有你只有她。

    申生是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而这悲剧却完全是外界施加的,作为姥爷的齐桓公并没有帮的上什么忙,就连申生的母亲也早早去世,留下一个可怜的孩子接受这现实。骊姬的第一梭子弹果断的瞄准了阻挡奚齐登上宝座的申生,而做法是收拢了晋献公的宠优优施并与其苟且私通,后来指使谗臣优施把重耳申生夷吾三位家属赶出都城镇守边疆,然后再逐个击破。

    当然骊姬绝不会就此罢手,因为只有完全除掉这个绊脚石才可能让自己和儿子的位置更加牢靠,于是故事就这样发生了。申生的人生开始走下坡路源自一个叫做“骊姬夜哭”的典故,相传善于明夸暗讽作假好人的骊姬建议晋献公召回太子申生,但是就在愉快的用餐结束后的晚上,晋献公的枕边吹起了阵阵香风,年轻貌美却蛇蝎心肠的骊姬一口咬定申生非礼自己,但是晋献公也不傻毕竟自己儿子不能就这么给灭了,而用惯了连环计的骊姬第二天邀请申生郊游,申生傻乎乎的帮骊姬驱赶被抹了蜂蜜头上的蜜蜂,而在远处看的一清二楚的晋献公可不答应了,这算什么事儿啊,于是一句赶紧滚蛋申生稀里糊涂的被赶回曲沃。

    然而申生真正的死因源自一场狩猎,狩猎回来的晋献公要品尝太子申生进献的胙肉,早早在肉里下毒的骊姬自然不会发慈悲心就此打住,于是一场污蔑发生了,这场企图谋害国君的罪行被告知天下,生性温和刚毅的申生含恨而死。

    既然是逐个击破,那下一个就轮到了重耳兄弟,但是重耳并不是个善茬儿,没有闻风丧胆的重耳兄弟选择闻风而逃,一个去了蒲城一个去了屈城,而这两座城池却是之前晋献公特意为两个儿子修建的。

    重耳和夷吾的命运完全掌握在骊姬的嘴巴上,这点毋庸置疑,重耳兄弟的闻风而逃在骊姬口中将意味着罪名落实到人了,于是晋献公对这种杀父弑君谋朝篡位大逆不道的事儿深恶痛绝,在骊姬等人的怂恿下开始征伐蒲城和屈城。

    面对强大的父亲和军队,重耳做了件上对不起苍生下对不起守军的事儿,重耳说如果你们抵抗了,你们就是我重耳的敌人,然后自己果断翻墙跑路,开始自己的流亡生涯。后来晋献公一股脑的打起了屈城,受不住屈城的夷吾和屈人订立了盟约之后出走梁国。这事儿被活生生的记在了史书上却并没有强调蒲城和屈城的事儿,作为两个叛国者的帮凶,想必城内上至军队下至百姓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作为当时的通缉要犯,重耳和夷吾开始了各自的夹缝生活。

    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骊姬终于逼走了两兄弟出掉了太子申生,那下一步该怎么做呢?

    申生死之后没多久,作为申生姥爷的齐桓公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于是夏天的时候举行了历史上著名的葵丘会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很可能是一场历史地位的重塑和不失时机的清算,很不幸,晋献公很是时机的因病迟到,然后上演了一段群臣以病为由劝阻献公回去并且果断安排了接班人,而这个接班人理所当然的应该是奚齐。

    晋献公在各种因素的促成下于当年九月御龙而去,骊姬的春天来了,按照约定骊姬的宝贝儿子奚齐理所应当的当上了晋国的国君,但是好景不长,就在骊姬小人得志的时候杀出一匹黑马。

    这匹黑马的名字叫里克,曾经是太子申生的铁杆拥护者,申生死后过上了密谋造反的生活,终于,就在晋国一片歌舞升平的空当,里克果断干掉了奚齐,可谓大仇已报。

    奚齐被杀让骊姬感觉到了人生的无常和绝望,不过这绝望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妹妹的孩子也是亲人不是?骊姬姐妹两个终于鼓足勇气把外甥卓子推上了风口浪尖,但是很不幸,杀红眼的里克再一次偷袭掉了这个叫做卓子的新人,而这个叫骊姬的女人也紧接着被里克灭口,后来被里克鞭尸斩首剁成了肉泥,于是整个晋国乱成了一锅粥。

    乱成一锅粥的晋国迎回了夷吾也就是后来的晋惠公,而迎回夷吾的根本原因却是公子重耳的拒绝。后来夷吾在各方面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除掉了让自己登上王座的里克,听着里克临终前那句“微子则不及此。虽然,子弑二君与一大夫,为子君者不亦难乎?不有废也,君何以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臣闻命矣。”这着实有点扼腕叹息,后来重耳回国,或许会给这段悲催的历史些许安慰吧。

    历史就这样可笑而可悲的进行,所有带有感情色彩的词汇都是后人强加上去的,历史就这样被临摹被展现却从未承认过什么,或许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故事,而我们生前身后的事儿,不也一样是故事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