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小院记事之叶儿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4-05-22 11:35

    说起我们的小院真的不得不说一下叶儿,不然后面的故事没有一个能完整。

    知道我和叶儿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一整年的人都问,你俩是拉拉?我们摇头。你们只有一个房间?我们依然摇头,我们虽然有7、8个房间但是我们却只住其中的一间。原因是我俩都很胆小,小院实在太空旷。

    北门坡其实最早是古城人的墓地,但是因为古城被开发,早期居民搬出来开始在这里建房,所以很多知名不知名的坟地被移到更高的山上去。于是,你懂的,这里流传着许多足以让你晚上夜梦不太吉祥的传说。

    小院不在大路边上,要走一段没有路灯的窄巷,前后左都是路,离右面的邻居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彼此并不熟识。我一向怕黑,这源于对未知的恐惧,或者更直接地说我怕鬼,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但是各种传说让我到晚上就只想守在房间里不敢出去。而叶儿怕的却是人,她总觉得有人会从院墙爬进来,或者直接突破铁门把我俩先XX再杀再XX……

    但是我俩都属于那种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不能让日子过得太顺利的神经病类型,所以尽管怕我们却从来没觉得我们需要逃走。即使是叶儿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也守在那里。

    所以你看,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别人走进我们住的小院的时候羡慕得要命,我们自己也经常觉得其实能住在那么美的地方是一种恩赐。当我们在院子中间开篝火晚会边吃边喝茶聊天的时候,当早上推开门抬头看到蓝宝石一样的天空,当我们的狗、猫围着我们转圈,还有各种花开的时候都会感觉很幸福。


    小院记事之叶儿
    (图:小院花开)


    叶儿是个典型的摩羯座,总是把自己武装得张牙舞爪,女汉子做派,但其实内心柔弱细腻,只是她的这一面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能看得到。

    其实我还是属于心大的类型,我所害怕的不过是黑暗和我想象出来的黑暗中可能会有的东西,所以只要房间里有人在,有灯可以打开驱走黑暗,我就能睡得很好,连梦中都是安然的。可是叶儿跟我不一样,她每天盯着窗外前半夜一般是不睡的,有了风吹草动就会跳起来听听看看。有一次我被她惊醒了,她以为我也害怕了,从枕头底下掏出半米长的一把刀,对我说:“你睡吧,看谁敢进来我砍他!”看到这么长个家伙和这么让人安心的女汉纸,我于是放心地睡了,后来她逢人便说我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如果来人把我抬走了我都不能知道。我心想,姐们儿你不知道我实在吗?你让我睡我就睡呗,还有一个就是我真的相信如果有人敢进来她是真的会砍人的。

    那时候叶儿在古城开一家家居小店,代理一个啤酒品牌。我当时下班偶尔会帮她看店。她穿得无比鲜艳,好像把一整个调色盘上的色彩都武装到一个人身上了,她带着我家那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其丑无比的小狗,好像她带的是一只世界名犬一样,这一人一狗回头率极高。

    小院记事之叶儿
    (图片:叶儿在香格里拉)


    当时她骑着一辆电动摩托车,刚刚学会骑电毛驴的她和我都不敢用手去鸣笛,于是前面有人的时候我俩用嘴巴叫“嘀嘀!”引来路人狂笑。上北门坡的时候因为动力不足上不去,我俩谁也不肯下来推车,于是四只脚在地上蹬啊蹬地硬是挪上了那个大坡,一般蹬一边喊,加油加油小毛驴!经常把遇到的人雷翻在地。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们中她是坚强那个,她让我睡得安心,但是其实有时候也会发现她的依赖感也很强,很多时候比我敏感、脆弱。有次我出差,家里的狗病了,她一直在给我打电话跟我说狗狗的状态,后来那只叫Money狗死了,我们把它埋在北门坡上了,在松树下挖坑的时候她哭得比我还凶。在我们终将分开的时候,我帮她找了一个常住的房客,帮她把那个女孩子接过来。我觉得安排了这些我就可以离开得安心。可是在临走前的那天,叶儿一直在循环播放着一首歌,是江湖酒吧小松翻唱的一首《再谈一次恋爱吧》,她的略微沙哑的声音和着“这是最后一夜了,再谈一次恋爱吧。有她在时看不见她,没有了她到处都是她……”

    她唱得那么投入,以至于然我觉得我的离开是很残忍的事情,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各种别人或者我自己的离开,丽江不是一个可以长期生活的地方,其实一直要走的是她,没想到先走的却是我,那个时候那天晚上,其实我真的希望留下来的是我,也许她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小院记事之梅丹理

下一篇文章: 诗人汪勇与一些陌生人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