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好好世界>正文

  • 垃圾——城市永恒的伤口

    来源:李好  发布日期:2014-07-19 16:08

    垃圾,不是那么美好的一个话题。提起垃圾,我们想起它刺鼻的味道,塑料袋底部渗透出来的各种混杂的汁水,露出嫌恶的表情。但,垃圾却是你不可逃避的。它每天都在伴随着你的生活。一个严酷的事实,在我们以后的生活中,垃圾会以一个前所未有的数量和速度被生产。越来越庞大的城市人口密度,产生了大量剩余垃圾——垃圾总是人为的,总是与人相伴生——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垃圾。这是将来或者说正在困扰着城市,困扰着生活在城市中每一个人的问题。

    垃圾——城市永恒的伤口

    说起现在的垃圾生产的速度和数量,我们总得找个参照物来对比,似乎才能更显得形象生动。好吧!于是,一些不那么现代的年代,不那么发达的地区,可以用来作为这个参照物。

    在我们大手大脚浪费东西的时候,父辈们总是会拿他们那一代的例子来教育我们,“我们那个时候,衣服都是补了又补,一件衣服大的穿了小的穿,穿到不能穿为止,而你们,啧……”。我们总是不以为然的走开,说一句,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是的,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在他们那个年代,物品总是要把自己耗尽,直至破旧的状态——这使得它们转化为垃圾的时间充分地延长,从而将垃圾的生产效率大大降低,垃圾的数量也因此最小化了。

    那个时代,垃圾的主要成分是食物和粪便为主的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和无机垃圾相对较少。严格意义上来说,食物和粪便可以转化为肥料,人们将它搜集起来,让它们发酵,用来送到天野之中或者喂养家禽。食物和粪便是可以循环的,一开始就置身在功能性的链条之中。他们甚至不能被称作垃圾。

    在如今的城市中,粪便差不多是垃圾的代名词,包含了垃圾最大、最深邃和最意味深长的语义。它不仅无用,累赘,肮脏,更重要的是,它对身心和健康充满着威胁——这或许就是垃圾的全部语义。人们对它避之唯恐不及。食物,比如残渣剩饭,菜市场的烂菜叶以及死掉的动植物,如今城市平滑的水泥地面也无法吞噬它们,只能将它们作为异物质排斥掉。

    除了生活垃圾,现在的城市垃圾中还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成分,垃圾结构比父辈那个年代复杂许多,也包含了很多不可回收和循环利用的东西。这些东西从何而来?也许你不信,它们来自于我们玲琅满目的商品。商品和垃圾是物质的两段命运。商品的诞生,是人们将散落在各处的零散物质抽取出来,进行改造、加工、提炼和培育的结果。但这些商品总有耗尽的时候,一旦商品的功能枯竭,它就会以垃圾的形式存在。有的时候,人们也会保存着一些无用的商品,或者是出于情感,或者是出于一种固执的俭省,或者是出于一种遗忘、懒散和习性。无论如何,在大多数情况下,枯竭的商品还是会被无情的抛弃,而进入物的轮回宿命。

    城市,固执的想要把垃圾清除出去。这是一种固执的对整洁的追求。如何将垃圾以最恰当的方式清除出城市,这是城市一个长久以来的梦想。于是,我们开始给垃圾分类:可回收物和不可回收物,为了方便更彻底的清除。以此为参照物,城市形成了一个有趣的波浪结构。商品总是位于城市的中心,他们光彩夺目,它们的光环逼走了垃圾。垃圾总是处于城市的边缘。在空间上,垃圾和商品互相排斥,水火不容。实际上,它们只不过同样的物质的两个不同的阶段,在耀眼的商品背后,其实是即将成为垃圾的宿命。商品只不过是垃圾的前史。

    我们固执的驱赶垃圾,是因为人们发现了垃圾的致命威胁。它不但会给人带来不悦的感受,而且会严重危害人群的健康,传播疾病,增加居民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我们被教育,拒绝和清除垃圾,是现代文明和教养的象征。卫生是我们现代城市一个重要的核心要素。一个城市卫生的程度,是衡量城市发达与否的标准之一。于是我们看到大城市越来越卫生了,于是它越来越现代了。但,我们也看见,垃圾是一个无法全然消除的东西,虽然我们用尽全力,它仍然像一个城市身体上永远无法治愈的伤口,是它最密切自然而又是最讨厌的永恒伴侣。这是一个严酷的事实。

    大量的垃圾堆积,需要职业的清理人。于是拾垃圾者被职业化了。他们和垃圾一样,是被城市排斥的人群。他们每天埋首于垃圾之中,沾染了垃圾本身的气质。他们的双手反复的在垃圾中摸索,缓慢、倦怠、包含艰辛。他们的背影总是孤独的出现在晨曦和夜幕当中,出现在被城市遗忘的角落。他们和垃圾在偏僻的无人地带和垃圾相遇。他们建立了感情,相互吸引,对垃圾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垃圾不再是垃圾,拾垃圾者也不再是拾垃圾者,那是将要陪伴他们一生的伴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城市——席卷一切的速度

下一篇文章: 颜色·《金瓶梅》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