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凤凰边客酒吧里的黑妞小金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9-04-02 17:47

    小金是我认识的第二个丽江人,纳西族,老家在拉市海。她皮肤很黑,当时我没见过更多的丽江人,所以我认为她是我见过的最黑的女孩子了。我是在凤凰的“边客”见到她的。那时候我正精神错乱地在那里体验体力劳动,从深圳跑到湘西,从网编到餐吧服务生,角色转变只用了一周。其实都是服务行业,以前我服务于艺术网和一群艺术家,在边客我服务于来往的游客,区别是在边客更自在。

    凤凰边客酒吧里的黑妞小金

    边客小景 图/七夭

    边客在凤凰却是大大的有名,是凤凰唯一一家清吧(这个是某小朋友跟我介绍的时候用的词,大致就是说这里没有乐队演出,很少有人喝酒闹事)也是唯一一家不会因为游客的喜好而改变自己的酒吧。

    与其说边客是个酒吧倒不如说是个西餐吧,这里是一户民居的院子。布置得深得小资文艺青年的喜爱,木头桌椅上面摆放了各种各样的棉质靠垫,随便点一些吃的就可以在这里一直坐到打烊,后面的院子还有两间按床位计费上下铺的客房,非常适合背包客。整个房子是木质结构,从厨房旁边的小门出去是一个方形的小天井。当时那里有一只大狗叫板板,一只时常不在家的肥猫叫边仔;还有一个长发的老板koko,一个爽利的老板娘畅畅,几个脱线的服务生包括我和小金,一个常住在此的温州富商的儿子被叫做“宝马”,还有就是住在这里的各国各地的游客。

    以上所述各种人群在不忙的时候就会聚集于一楼的吧台旁排一排电脑,边上网边聊八卦。经常在深夜的时候koko和小金核对一天的账目,小金是个木头脑子,她在使用计算器的时候一定不能有人打扰,否则就要从头再来一遍。她这个特质经常被当时在这里住的一个游客叫做莫妮卡的调笑,莫妮卡会跟koko说,“你这里真神奇,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然后莫妮卡转过头问我我:“还有你!你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我说:“我想做做体力劳动!”

    莫妮卡再转头对koko说“这都是你们招的!”

    小金最开始是很不待见我的,这是后来我和她搬到一间房里的时候她告诉我的,她说:“最开始看到你,发型很奇怪,穿得很奇怪,不会做事,又不是义工,跟老板关系还挺好,怎么都不讨人喜欢!”

    我在小金的上铺,垂了个头下去,递给她一包饼干问:“然后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小妞?”

    小金拿过吃的,翻着白眼指着我,操一口丽普:“你这女人真不要脸,谁爱你啊!不过呢,相处久了觉得你还不坏,而且学做四秦(事情)还挺认真的,以前明明是没做过四(事),现在也还不错了!”

    “就只是还不坏?我现在只是还不错吗?我已经会做好几种饮料啦!”我赶紧抗议,她想了想说:“恩,这个还行,但是呢,还得再努力才行!诶,你还不睡啊?快把电脑拿来给我玩玩!”

    她讲话的时候舌头是硬的,语法也跟一般人有点不同,所以我特别喜欢跟她搅啊搅的。在熟悉了之后这小姑娘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不过能够感觉到她只是因为熟悉了才会这样,不同于初识的礼貌的客气。

    凤凰边客酒吧里的黑妞小金

    中间的是小金

    每天她都睡很晚,我睡了的时候她就在下面用我的电脑玩游戏,一点幽幽的光和细细碎碎的声音,真的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这小姑娘很能干,会做很多好吃的,手工冰淇淋、披萨、芝士蛋糕……煮各种咖啡,还会在花式咖啡的奶泡上画一朵花,每次她做这些的时候我都在旁边帮忙并且充满期待。小金就会恶言恶语地说:“又不是做给你吃的,你高兴什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胖死你!”一边这样说一边在我嘴巴里塞各种好吃的,虽然这些东西的卖相不怎么样,都是她做失败了的作品,包括奶泡打粗了的咖啡、饼干没放好塌陷了的提拉米苏,甚至是烂香蕉奶昔……终于在我要走的时候小金很认真地给我做了两个披萨,那可能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披萨了没有之一。

    小金现在已经嫁人生子,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偶尔会打通电话过来,开场永远是:“你在干吗啊?”然后给我讲她儿子她老公,再聊聊我们都认识的那几位,最后让我要注意身体。一直都是那个讲话不温柔但是让人感觉暖暖的小姑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小院记事--麦子姑娘

下一篇文章: 故事的故事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