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故事的故事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4-08-25 00:47

    故事是一间酒吧,叫做Lstory,在五一街文治巷,十一家房客的对面。是一个主屋是二层小楼的院子,在二楼的露台上有一蓝一红两把大伞。

    故事的故事
    Lsrory的露台(图片来自小五的微信)

    这里也许是风水不好,也许是太过偏僻,依次经营的几个店生意都很一般包括我们经常在这里玩的那段时间。那时候小叶和燕儿也住在这里,他俩租了店主的一间屋子,在二楼。每当周末我都来他们那里过。院里有一只叫做克鲁斯的狗,它是阿拉斯加可萨摩耶的串儿,不太高大看起来像一只中型狗,灰黑色的毛,对于一般的狗狗来说不算丑,但它的外形是它父母英俊指数相减的结果,不过它的智商是它父母智商叠加。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他能搞定一切有盖的没盖的还有开盖很费劲的垃圾桶,还有无论我们带着它走多远,它都能在回来的时候比我们先到家。

    小叶特别喜欢克鲁斯,甚至想把克鲁斯带回厦门去,在他们住在十一家房客的时候因为狗狗的问题和小马打架,被我和燕儿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小叶是个贪玩的大男孩,家境殷实,据他自己说是相当不错,不过这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所以对于这个问题经常是他说过就没有下文了,相当不给面子,也从未有人对他说过土豪我们做朋友吧!我是在凤凰的边客认识他的,那时候他一个人在凤凰,找到边客之后发现很对口味就留下来住在二楼的房间里,之所以注意他是因为他在边客一直光着脚板上楼下楼,边客的楼梯其实真的像它看起来那样黑漆抹乌不太干净,于是他的脚底板就和楼梯一样颜色了。我们因为和另外几个住在那里房客一起喝了一场猕猴桃酒,讲了一晚鬼故事之后熟络了起来。

    没想到在丽江又遇到他了,于是故事成为了我在古城中第一个据点。

    当时故事的店主是三少,一个瘦得好像随时可能被风吹走的男人,我们研究了一下他为什么这么瘦,实在是因为生活习惯无比之差,酒吧一般开到半夜,客人走了之后或者没走之前三少都在上网打游戏,所有的睡眠都不在正点,所有的饭都是随便吃,从没在早饭、午饭、晚饭等正常时间看到他出现在餐桌上。

    我和小叶的女朋友燕儿一拍即合,每次聚会我们都以互相吐槽和挤兑小叶为乐。我经常住在那里是因为在天没黑的时候他们总是说再玩一会吧,晚了送你回家,结果玩到十一二点的时候小叶的懒病发作就绝对不肯迈出门一步了,我只好住下来,和燕儿一个床,小叶最后永远都是被T出房门去楼下火塘边睡睡袋,小叶就是那种无论你说什么都会反对一下,但是却乖乖照做的人。

    三少对经营十分不在行,脑回路有异常人,经常无理由降价并且玩到半夜还会无条件赠送宵夜,在这个散财童子的式的经营方式下故事在第二年就濒临倒闭,无比冷清开门关门没什么区别,以至于那年的情人节我和燕儿拉着三少去江湖过的。那几天刚好小叶也不在,我给了三少两百块,跟他说如果你能买6瓶酒咱们就在江湖玩,如果买不到我们就回Lsrory去喝光你家的酒!

    后来没多久三少就走了,小叶和燕儿在十一家房客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一起回厦门了,再后来燕儿结婚了,新郎不是小叶,我也没有实现给他们拍婚纱照的承诺。

    其实故事里的故事不仅仅是我们的故事,很多人刚刚来的时候都曾经在故事住过,包括后来在六安又见过的小五,还有很有名的D调的老板路平当年也是在那里追的他女朋友……那天在小五的微信里看到那两把大伞的旧照,还有故事外墙上的那首诗,他言辞之间也是诸多怀念,也许有更多的人也偶尔会想起那个曾经很混乱的各种人杂居的院子吧。

     故事的故事
     Lstory外墙上的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凤凰边客酒吧里的黑妞小金

下一篇文章: 寻找大东巴(1)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