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寻找大东巴(1)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4-08-31 23:47

    2008年11月15日晚21点30分,昆明,地表温度14℃

    飞机在十几分钟的颠簸之下终于落地,有些耳鸣,打开手机,有几条短信,是熊伟的朋友叫宝强来接我的,在安全出口拿了行李那人朝我招招手,他背起我的大背包,说这个背包我见过,是熊伟的!

    我说熊伟让我给你拿了一些钱过来,他分了我一半。他说这是熊伟吩咐的,我也没拒绝。既然他们决定了我就坦然接受。

    昆明的空气不错,比起我刚刚离开的深圳凉爽数倍,我也因此裹紧了我的厚披肩,昆明机场离市区很近,打车不到20块就到了熊的另一个朋友那里,一个女孩子和她的男朋友的住处,小跃层,养了很多狗都是捡来的 流浪狗,像个爱心之家。

    当天他们带我去吃了昆明的地道烧烤,热情不虚假,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云南人的友好,像熊伟,在深圳我们叫他散烟童子,是说他抽烟的时候要给屋子里的所有烟民都发一圈。

    他们也是一样,对于初次见面的我周到得让我惊讶,丝毫没有觉得我是给他们添了麻烦。我住在二楼的客房里,紫色的床品,柔软而舒适。我没有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样失眠,相反地睡得很安稳,甚至没有刻意去锁上我的房门。

    我说我要在昆明呆一天,隔天去大理,因为手机信号的原因,我错过了本来可以随同纪录片《最后的大东巴》拍摄的剧组进丽江的机会。我想如果这样,我还是去大理吧,那个我想了很久的地方。

    晚上宝强陪我去火车站买去大理的车票,那个售票员态度蛮横,我几乎与她对骂,于是我转身就走,莫名的火大。

    反正大巴多的是,我不必向她低首。

    很多事情似乎都是注定的,第二天的早上,我被电话声吵起来。居然是我以为不会再理我的剧组的导演。她说,我们今天早上离开丽江,如果你还没到,可能就找不到我们了,我们要去一个很偏僻的村子。

    我说你告诉我村子的名字,我一定能找到。

    她说我也不确定这里是否有通车,要不你在丽江等我们,拍完了我们就回丽江,我们还能见一面。

    我想我来就是为了要看一下不一样的东西,等你们拍完了我还看什么呢?

    我说,没关系,你告诉我吧,我一定能找得到。

    她说,好吧,宝山乡,悟母村。真的很偏远,如果找不到别硬撑,一个女孩子要小心。

    我说,好的,那我们悟母见!

    那时候昆明和丽江之间还没有通火车,大巴晚上出发。我在网上寻找昆明白天可以去的地方。

    我找到了圆通寺,据说那里的斋饭很好吃,五点开斋,圆通寺我在余光中的诗中读过,对此我充满期待。

       寻找大东巴(1)


    圆通寺内

    走进寺庙,对着佛像一个一个的拜下去,我一般去寺庙并无所求。人在很多时候需要一种虔诚的执念,而我那时候还没有成为一个佛教徒,只是一种自然而生的亲切感让我经常想去寺庙里边坐一会。

    宝刹香火旺盛,我点了两根红烛,三柱香,为剧组的所有女孩子请了一个平安符。五点我准时来到饭堂,本以为来此吃斋饭的人会很多,没想到我只看到了我一个外人,其余的清一色的僧众,我排在一大堆僧众的后面,突兀而又别扭,幸好我没落荒而逃。

    粗瓷的碗,饭菜都盛在一起,我旁边有一个背着小包袱的和尚,问我“你从哪里来?”

    我说深圳,他告诉我他从四川来,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想如果我也可以住在这里就好了。

    我从圆通寺出来,门口的大妈说帮我拍照,拍完了跟我说抽个签吧!

    她拉我到一个神棍那里抽签,那神棍说我有血光之灾,要远离产房或者是丧礼。

    他说如果我给一百二十块钱,就能保我一年平安,我掏了掏我的兜,给了他十二块,说,抽了你的签,给你签费,但其他的,就免了。

    他说,既然你给钱了,我就送你一个平安符,就当交个朋友。

    我想狗屁朋友,抬腿就走,他硬是把符塞给我。
    (未完,待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故事的故事

下一篇文章: 寻找大东巴(2)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