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历史>专栏>历史的裆下>正文

  • 上官婉儿:站错革命队伍的女公务员

    来源:文/苏尘  发布日期:2019-04-02 16:18

      社会的浮躁容易让人娱乐化,而对于历史的态度也是这样。人们习惯了用噱头来吸引各种眼光以达到营销的目的,我们才不管什么是真相,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知道的,都不是真相。

    上官婉儿的墓志铭一经出土,顿时引起了巨大反响,而人们的关注点在于如何尽可能多的曲解和找乐子,于是,上官婉儿成了连嫁父子二人的淫娃荡妇,成了翻手覆云的阴谋家,成了我们所熟知的上官婉儿的背立面。事实果真如此?事实当是如此。

    上官婉儿:站错革命队伍的女公务员

    资料图


    出身名门却掖庭为奴

    出身名门的上官婉儿在出生当年(公元664年)因其祖父上官仪站错了革命队伍被武则天杀害,刚出生的上官婉儿与其母亲郑氏发配掖庭为奴,经过郑氏及其家属的悉心培养,上官婉儿不仅能吟诗作赋,也明达吏事,聪敏异常。

    公元677年,武则天执意扩大“内舍人”的规模,当庭考试,上官婉儿发挥的比较出色,于是,武则天下令给与其才人官职,免去奴婢身份,掌管宫中诏命。

    这的确是个技术活,当然,年轻貌美春心暗动的上官婉儿却因为这件差事险些丧命。

    乞拔刀子诗

    武后有个爱好就是在会见大臣或男宠的时候,喜欢让上官婉儿卧在自己案群之下做会议记录,有一天,高宗和武后会见宰相李迥秀,婉儿俯首做着笔记,自然听得清楚,循声望去,果然是风度翩翩美少年,一时忘情。这事儿被高宗发现了,散会之后,武后拔出修甲刀活生生插进了上官婉儿的脸上,还不许拔掉。上官婉儿忍痛作了一首《乞拔刀子诗》,哀求武则天拔下刀子,武则天这才逐渐息怒。

    搜寻良久,终于在婉儿仅存的诗集中复原了这首《乞拔刀子诗》:

    丽日煦皇庭,清风拂龙台。

    分明眼前事,依稀梦飘来。

    忽焉思散起,精移何神骇。

    罪奴当万死,还乞龙颜开。

    也许此时的上官婉儿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未来,聪明的婉儿于是学会了逢迎拍马和弄权吏事。时间就这样过着,婉儿为了掩盖自己被黥面的伤疤,后为花子,也就是后世被争相效仿的红梅妆。

    当然,后世猜测那些因为婉儿与武后男宠暧昧不清被撞见然后黥面的故事只是后人的猜测,不足为凭。

    人生得意须尽欢

    神龙政变之后的武后被逼退位,李显作为既得利益者决定论功行赏,在韦后的暗箱操作下,上官婉儿被拜为三品婕妤,后又升为二品昭容,就连她死去的母亲也被追封,再没有武后压制的上官婉儿感觉自己的春天终于来了,于是,她开始尽情释放自己对物质、权力、金钱、情色的危险欲望。

    在自己最得意的时代,婉儿有了自己的男宠——兵部侍郎崔湜四兄弟,你如何想象,四男一女的生活将是何等萎靡,婉儿过起了当年武后年轻时的生活,可她终究不是武后,她只是在夹缝中努力想要生存的小丑。

    站错了革命队伍

    在历经一次次政变和动荡后,上官婉儿决定抛弃韦后和安乐公主投靠李家。

    公元710年,李隆基联手太平公主发动政变,杀进皇宫,尽诛韦后及其党羽。而此时的婉儿却深信自己不会有事,但是,这一次她错了。

    和太平公主联手并不意味着心向李唐,至少在李隆基看来。在李隆基心中,女官势力已经深深地影响到了李唐宗室的未来,当婉儿向李隆基表功并款款下拜时,李隆基当即表示:“此婢妖淫,渎乱宫闱,今日不诛,后悔无及!”,然后,手起刀落。

    上官婉儿死后,李隆基特意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而仅仅在几年后,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平坟运动,这的确让人费解。

    后人揣测 两次为妃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国人太需要娱乐的刺激来满足自己的感官,于是,上官婉儿两嫁皇帝,可是事实真的如此?

    从当年的掖庭为奴的冷峻手段到后来的黥面的严厉惩罚,哪一点也不能说明武后会允许自己的敌人成为自己男人的女人。

    事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唐代的女官制度分为妃嫔型和公务型两种,很显然,上官婉儿担任的正是公务型的才人。

    当然,才人也是皇帝的女人,就像大臣是皇帝的大臣,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原则上讲,女官和宫女的性质是一样的,愈来愈嫔御化的年代,她们都是嫔妃的备选,但在皇帝临幸并且决定有所册封之前,他们并不算是皇帝的老婆。

    武后一朝,女官的数量和质量瞬间升温,她们和男人一样,可以很好地处理政务,当然,在女主政治为代表的武后政权覆灭之后,那些曾经如日中天的女人们面临着覆巢之下无完卵的结局。

    李隆基决定,清除女官政治,婉儿首当其冲。于是,李唐重新开始了男权的君主专制。

    没有信仰的社会像一个贪吃而又慢慢长大的孩子,它需要源源不断的更多的娱乐来满足自己精神上的空虚,也许我说的都是真的,也许这只是也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询。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