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寻找大东巴(4)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4-09-22 00:38



      离开悟母那天天气很好,天蓝得不像话,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高原上只要不下雨每天天空都是这么蓝。因为事先没有查什么资料,所以也不知道这个村子的海拔大概是要有三千左右的,来的时候只是感觉背着包走着有些累,根本没考虑过高原反应这类的事情,所以就压根没经历高反这种东西。



    寻找大东巴(4)
    悟母的天空


      悟母虽然偏远,但是却也小有名气,洛克曾经到过这里。这里几乎是丽江最后一批通车的村落之一,可见路好与坏并不是你要去某处而不能去的好的借口。洛克当年有可能是马帮驮进来的,又可能是徒步走进来的,无论是哪种方式他所行的路一定都比我们几天走过的差很多。



    寻找大东巴(4)
    悟母的小路(图/七夭)


      而且所谓的条件艰苦也是相对而言的,悟母虽然偏远,我们吃住都还算干净,晚上回到住处好心的房东大姐还给我们烧热水洗脸,虽然也出现过老鼠掉进被窝里这样的风波,但是听雪儿姐讲他们剧组进一个四川境内的叫做俄亚的大村的时候那才叫真的艰苦,那个村子是真的还没有通车的,跟着马帮进去,一直走啊走,据谢辉说她已经走的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俄亚大村里邮差都是定期才来,用电是限时供应的,没有手机信号,一切都是以它最初的状态存在。凡是丽江少数民族能够看到的婚姻状态在他们那里都可以看到……每个去过俄亚的人都会说那里绝对值得去,它是一个脏到极致但是给你感觉纯净到极致的地方。如果那里的路修完,它的质朴也将如现在的悟母、过去的丽江一样渐渐消逝。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能在俄亚通车之前去看一眼他们所说的能够将你所有知道的婚姻状态都呈现在你眼前的村子。贫穷还是富贵在那里没有区别,他们每天喝酒、唱歌、劳作,简单而快乐。


      现代文明带去便捷、舒适与更多的可能性,同时也会带去对比、差距和因为难以满足而生的很多的痛苦。人就是这样矛盾着的,我们不知道究竟哪种快乐是他们需要的,我们也不能在享受现代生活带给我们的便利的同时却去要求别人茹毛饮血来满足你自己想要寻求刺激或者心灵安慰的个人嗜好。所以对那些总是指责某处不够原始了,不够淳朴了的人们,我总是在想,说这些话的时候知不知道就是你们的猎奇带给他们的这些所谓的你不喜欢的一切!


      从悟母出发又经过了宝山石头城,那里据说有全亚洲最美的星空,之后的几年我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去一趟,可惜一直没有成行。


      一路上我跟着《最后的大东巴》剧组从悟母到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的大具乡,大具是两座雪山下的一个美丽的坝子,海拔低天气好,盛产各种水果,可惜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冬天。去大具的路上可以看到玉龙十三峰并列的壮观景象,巍峨的玉龙雪山在这个角度看来真的像是一条龙的脊梁,而在另一侧的无头的哈巴雪山则给人一种憨憨的感觉。金沙江在两座雪山之间蜿蜒,江水碧绿清莹。传说中玉龙和哈巴是两兄弟,而金沙江是他们的妹妹,现在看来山的硬朗和水的柔软的确是与传说相契合得很。

     寻找大东巴(4)


    玉龙十三峰


      在大具我们拍摄到了几近失传的大祭风仪式,祭风仪式因为涉及到的风神与殉情有关所以在一段时间之内是被禁止的,所以我们是相当幸运的,因为即便是本地人也很难看到这个仪式了。这次的祭风仪式是由盲人东巴和承德主持,非常质朴与令人震撼。


      纳西族有自己的文字与文化传承,他们有完整的一套神话体系,有关于祭风和殉情的故事可以参照《东巴经》中的《鲁般鲁饶》,洛克曾经将《鲁般鲁饶》翻译成英文,纳西族的殉情文化在国外引起轰动。雪儿姐为她的书《纳西人最后的殉情》做田野调查的时候开始爱上了纳西族的文化,后来开始了《最后的大东巴》的拍摄。


      的确,无论谁看到他们的神话体系,代代相传的宗教,奇妙的象形文字和别具一格的东巴神路图等东巴画都被紧紧地抓住眼球,并且想对纳西族的文化做更深入的了解。而我何其有幸,能在第一次来就见识到如此多的真实的纳西民族的瑰宝,而不是被景区中那些用来赚钱的作秀所迷惑。太多的人并不知道他们所见的并不是事情的真相,却喜欢对所见批评甚多。当然这大多数人也包括我自己在内,我所见的也仅仅是浮光掠影地欣赏而已,我并非专业研究纳西文化的人,所以我不多做评判,寻找大东巴也暂时告一段落,对此感兴趣的人可以去查找相关的资料。(寻找大东巴段落完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寻找大东巴(3)

下一篇文章: 声音的记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