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朔影视

当前位置:影视>龙朔影视>专栏>疯人院>正文

  • 《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天才异梦

    来源:文/穷小疯  发布日期:2019-03-26 20:36

    看完《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

    影片用一个成熟得出奇的儿童的奇妙视角来讲述一个寻找自我的故事。整部影片充满了孩童天马行空的幻想,各种脑补场景的表现也是十分奇趣。每次看完一些很酸爽的场景,发现原来只是小主角的想象,我们都会幸灾乐祸地笑出声来,但之后小主角无奈的神情和无味的现实又让我们不禁同情这个小小天才。

    不仅是主角的小脑瓜充满着各种幻想,影片的本身也是一次美好的想象。镜头、画面、音乐和台词,无不充满想象的艺术。也许你会觉得这种感觉有点似曾相识,那是因为本片的导演是让·皮埃尔·热内。如果你记不起这个名字的话,那我可以提醒一下,他是一个处女座。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好的,也许这个名字你不熟悉,不过他的那部经典的文艺片你一定知道,那就是《天使爱美丽》。

    《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天才异梦

    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剧照(图源网络)

    知道了这个之后,也许很多观众就恍然大悟了。本片和《天使爱美丽》的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唯美的画面,独特的镜头,清新的音乐,简单有趣却意味深长的台词,更重要的就是主角都是绝对的古灵精怪。

    画面和镜头是本片最突出的地方,不过剧情本身也是挺有趣的。影片的主角是一个小天才,因为设计了永动机而被大学授予奖项并邀请去做讲座,于是这个10岁的孩子便独自踏上横穿美国的旅程。从这个剧情上看来,这部片子应该是一部公路片,但其实主角横穿美国的旅程,只占了影片的三分之一。前三分之一是小主角的家庭日常,主要交代一下家人的性格特色和相互的关系。后三分之一是10岁的主角到了华盛顿之后,如何面对那些科学家和媒体。因此,比起《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小奇才斯匹维特》这个译名可能更适合一些。因为旅行的比重实在不多,加上这趟旅行也没多奇异,就是一小屁孩离家出走再加个坐火车逃票而已。

    想象是整部影片的中心,除了主角的各种奇思妙想者外,其他角色的幻想也是突出性格特色的主要表现。妈妈沉醉在自己的昆虫世界,幻想着能找到一种珍稀的甲虫;爸爸沉醉在自己的西部世界,幻想着自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牛仔;姐姐沉醉在自己的少女世界,幻想着能获得选美冠军;大学负责人兼主角经纪人沉醉于自己的成名世界,幻想着能靠炒作主角来赚取名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异想世界。无论好坏,这些想象总是他们生活的动力。除了一个人——小主角的异卵双胞胎弟弟。

    弟弟的去世是一场意外——枪支走火。这是一个悲剧,但却是一个一早就注定的悲剧,因为害死弟弟的,不是枪支,是平庸。

    妈妈在为弟弟理发的时候说过一段台词:“谨防平庸,它是脑中的霉菌。我们必须时刻与之斗争,不然它将干扰我们做的每件事。”这句话,有意无意地影射着弟弟。更讽刺的是,弟弟死后,在一次与小主角的对话中,编剧借妈妈的口说道:“有些东西生来就要灭绝的。”尽管很残忍,但是这句话暗示的,很可能就是那平庸的弟弟。

    在表面上,设计获奖是小主角离家出走的契机。但深入点看,弟弟的死才是让主角逃离家庭的导火索。不过导火索也只是导火索,没有炸药还是不会爆炸的。主角对科学的追求,对生活的无感,对自己幻想中的世界的追求,才是令主角真正出走的原因。天才不是不甘于平凡,而是平凡总是接纳不了天才。学校老师太愚昧,同学排斥他,爸爸不关心他,姐姐不理解他,妈妈太沉醉于自己的研究,唯一的玩伴同时也是唯一能让他留在现实的就是弟弟。弟弟离开了,现实世界便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倒不如乘上一列火车,开往幻想中的世界。

    小主角除了追逐幻想世界之外,另一个旅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证明自己。每一个孩子都希望能证明自己,能让自己的父母觉得自己很棒很聪明。无奈小主角在聪明这一方面有点过头了,以至于平凡人根本理解不了,也想象不了他到底有多聪明。于是他沦落到了一个天才常有的下场——被平凡人当是傻瓜。

    主角和弟弟在谷仓的时候,枪支走火导致了弟弟的死亡。主角是不是就因为这个而一直愧疚着自己?我不这么认为。小主角是一个科学天才,做任何事都追求绝对的精密和绝对理性,因此他很明确地知道,枪支走火不是他的错。况且如果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害死弟弟的话,他之后也不会一直和自己幻想中的弟弟友好地聊天了。因此他对弟弟的死,其实没有什么愧疚。他愧疚的,作为一个天才,眼睁睁看着弟弟失去却又什么都做不到。那作为天才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不过天才就是天才,对于弟弟的死,小主角固然十分悲伤,但他也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从前家里的人,尤其是爸爸,十分钟爱弟弟,对自己却几乎不闻不问。现在弟弟不在了,自己的机会便来了。于是他很希望能为爸爸做一些事,例如做出一个水利模型。可惜天才就是天才,他永远也没法成为平凡人,他也永远没法理解为什么爸爸宁愿看着他们挥舞绳圈也不想看一眼那个模型。因此他开始想逃避,逃避这个没有办法得到重视的家,逃避这个无法理解他的世界。追求幻想和逃避现实的双重动力,使他踏上了旅程。

    即使在火车上,小主角也无时无刻不思考着。他想家,这是当然的,他只是个孩子。他大胆,这也是必须的,他是个科学家。因此困扰他最大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科学难题,而是:我该成为一个科学家,还是一个孩子?就像他在火车上,看到铁轨附近的一些房屋,作为孩子,他想像着自己是里面的一个普通孩子,半夜被路过的火车惊醒。但作为科学家,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因为即使在那些房屋中,被惊醒的他也只会第一时间计算火车的长度和声音的传播速度。所以他明白,除了继续前行,他别无选择。

    但到了华盛顿,他发现那并不是他想象的世界。人们因为他的年纪,疯狂地炒作他。科学家?孩子?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算什么。他也终于明白,幻想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只是幻想。小主角想证明自己,但发现那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逃避家庭,但发现那才是自己想要的。在妈妈来接他的时候,小主角对妈妈说对不起。妈妈说:“不是你的错,那不是不是任何人的错,那是一场意外。”主角当然知道这个,他说对不起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害死了弟弟,而是因为自己没有能替代他。

    而最后小主角被父亲背着,他拿起了父亲的帽子戴在头上。这时候,主角,父亲和观众都知道了,他证明了自己,不是用科学,而是用爱。虽然他没能替代弟弟,但他找到了自己,作为科学家,更作为孩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