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从《杂字》说起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4-11-09 16:47

    最近看女贼的微博,感觉《杂字》可能要停刊了,当初计划中注册的备用方案“七寸”即将上阵。而特务微博名为“生活漂亮”则删除了所有的微博和关注。

    从《杂字》说起
    《杂字》第三期包装(图片来自于杂字新浪微博)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种情况其实也许在一开始就已经是可预知的了,一个独立出版物,一个靠着两个充满梦想的女子来支撑的杂志,能够在如此的文化环境下坚持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个奇迹。

    大概是10年下半年,女贼、特务和王丹夫妇因为路过在我们的小院住了几天,没用几眼就可看出这一批人和我们是同路的,果然他们刚从我们杂志做过专访的藏区的一个孤儿学校回来,第二天我们又恰好都要去束河的“人子之家”,于是必然同行,回来必然一起吃吃喝喝,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晚上可能是小院里最开心的一次酒局了,没有之一。

    当时女贼和特务还被叫做跑跑和串串,从束河回来她们就征用了小院的厨房,做了一大罐(我们家煲汤的大陶罐)杂锅菜。因为不知道他们的酒量如何,所以准备得稍微少了点,不过我们的小酒杯和精致的瓷器餐具被他们一致称赞。他们对我们厨房的评价是厨房虽然一般般,但是餐具都很讲究啊!开玩笑啊,小院里的所有瓷器都是雪儿姐在深圳精挑细选带到云南的!

    于是我们六个人坐在客厅略显简陋的餐桌旁,使用着极其精致的餐具在一个大陶罐里边捞好吃的,并且端起六个相当精致的小酒杯喝白酒。那天我们喝光了我们家客厅里边所有整瓶的半瓶的白酒,连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那的里边有一个小苦瓜的自酿酒都被喝光了。

    喝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已经High起来了,称王丹夫妇为老爷和太太,称我们四个单身女光棍为四个丫鬟(开始分别是夏春冬秋四香),后来有有了新的称呼,特务是老大,叶儿是二,女贼是三儿,我是小四儿。

    老爷和太太状况较好,我最后的记忆是叶儿拎着三儿到院子里吐,还鄙视她说“让你嚣张,以为你多能喝呢,有本事你别吐啊!”

    第二天早上天气特别好,我们几个醉鬼每人搬了一个椅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头还微微地眩晕,老爷和太太给我们煮了粥。他们给我讲我失忆之后的事情,据说当酒快没有了的时候我先变成了复读机,一直在不停地感谢我的房东,说是因为他我们才能认识,然后还嘿嘿地傻笑,他们还说如果邻居那个时候出来一定看到我房东的名字十分怨念地漂浮在小院的上空。

    直到下午我们才算清醒了一些,三儿说起她和老大最近在做的事情,她们要做一个独立出版物,名字叫《杂字》,设计机构为“七寸”,这是一个差不多和壮士断腕一样的悲壮的梦想,三儿辞掉了做了很久给她带来过荣耀的工作,卖掉房子开着车来到大理,就是想看一下人如果坚持梦想究竟能走多远。而老大,则是对三儿梦想的义无反顾的支持者,两个生活基础不差的自称为大妈的人就这样在云南落脚。从10年开始直到今天一直没有停息,梦想在路上虽然会遇到各种问题和阻滞,但是却不妨碍它随时在脚下生根发芽长出新的藤蔓。

    后来我和叶儿去大理看过她们,她们也开车来丽江,她们说第二次来丽江的理由只是因为想来看看小院里的我们,我们也一样。我记得那次她们在路过鹤庆的时候在车上拉了一箱鹤庆大麦。

    在离开了云南之后就没再见她们,只是彼此的微博都互相关注着,女贼的车卖了“杂字•时间店”开业了,她们骑着一辆小摩托去清迈了,12年底的时候我介绍小麦乖乖去她们店里做临时店长,据说业绩还不错,《杂字》创刊号、小二、小三顺利出版,极端精致和充满诚意,销量不错,女贼带着娃儿们去台湾书展了……小四难产了,但是《七寸》即将出版,总之梦想和希望都在!

    从《杂字》说起
    杂字与七寸(图片来自杂字新浪微博)

    王丹夫妇在大理自建了一个院子做客栈,名叫“四十英尺”,把文艺范儿发挥到了极致,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如果你刚好住在“四十英尺”或者在古城和双廊的“杂字•时间店”里看到了另外两位大妈,请帮我问候她们!

    如果你对她们所做的事情感兴趣请在微博上搜索“四十英尺”、“杂字”或者“女贼”、“生活漂亮”。

    最后借用女贼对《杂字》的描述来结束这一篇:“这一场孤单的呈现。一本独立出版物,不去玩文艺装逼范,而去触及一个时代命题,无疑于找死。我可笑地想去触摸这坚硬,把一本小书当成一个防空洞,把柔软寄存,把孤独寄存,把正义和担当寄存,把爱和希望寄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声音的记忆

下一篇文章: 小院记事——吐槽蒲大爷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