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当前位置:文化汇>城市>专栏>千人面>正文

  • 小院记事——吐槽蒲大爷

    来源:文/七夭  发布日期:2019-04-02 18:16

    其实蒲大爷并不老,大爷是我们为他取的诨号,对于蒲大爷我没有太深的了解。他也是六十年代的,同样有一个80后的女友,是我房东的好朋友,我住的院子的钥匙就是从他手里接过来的。

    蒲大爷并非典型的魅力大叔类型,至少在我认识的60年代的人里边他是最奇葩的一个,以至于我不太想亲近他,但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特有的成熟与单纯的结合体,让人对他苛责不起来。

    蒲大爷的不成熟表现在几个方面,让我一一细数一下。

    首先,他在院子里打我们养的狗。原因是狗狗咬沙发,我承认我们家lucky是一只丑狗,性格也不好,还被宠坏了,叶儿是它的亲娘,无论它做过什么坏事都不会被呵斥。就比如它刚刚撒完尿爬过叶儿的脸,叶儿第二天早上跟我说,“狗昨天半夜湿漉漉地在我脸上爬过去了!”那一脸宠溺,让我怀疑lucky可能是她的私生女!!!所以我家别说是沙发,我想就算是狗把房子拆了叶儿也只会在后面摇旗呐喊,加油,加油,冲冲冲!而我虽然对lucky没有叶儿爱得那么深,但是我是一个支持她一切举动的毫无原则的室友。

    我们俩的这种无原则逆了蒲大爷的鳞,于是他在某个周末我在客厅坐着的时候他开始实施他的计划,先是不许小lucky进客厅,后来用棍子把lucky从沙发底下赶走了,lucky因此忧郁了一整天,叶儿把lucky抱在怀里去了古城,回来的时候愤愤地再也没跟蒲大爷讲过话。她问我,“他为什么他要跟一只狗过不去呢?”我想可能他其实是在跟人过不去而已。

    对于这件事,我觉得沙发是我们自己买的,并非是房东的财产,而且即便是房东的财产,目前我是使用者,如果弄坏了自然由我自己来交代,那么从各方面看都是我的狗咬我的沙发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他拿着一个棍子对我们的狗狗吹胡子瞪眼睛的时候我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种行为实在不像一个成年人。只是因为我房东的关系,我尊重他的朋友。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成年人却需要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去原谅他的不成熟,这事儿做的总是不那么漂亮。

    其次,无论蒲大爷无论几点回来都和地震一样。我知道他喝了酒,并且把此处当成了野外。他住在我和叶儿房间的楼上,对于这栋木头房子,老鼠跑过的声音都足以让人从睡梦中醒来,可是蒲大爷:上楼走楼梯叮叮咣咣我不说了,咱不能不每次都让鞋子画抛物线吗?

    幸好蒲大爷在这里没住很久,幸好他在昆明有他自己的事业,国王巡视领地一样地离开之后他留给了我一个更大的麻烦,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个男孩子,强势入驻我隔壁的房间。为此我和叶儿闹了在北门坡住着的唯一一次矛盾,因为叶儿觉得我没和她商量就带了房客回来,于是在某天给我短信留言。我没有回复,慢慢消化了这件事情,幸好我还有阿洁,多大个事儿去喝几顿酒就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能跟叶儿怎么说,因为这男孩子的事情我我更加不知缘由。这件事直到老爷太太、跑跑、串串来了才得到纾解。

    后来那个男孩子走的时候跟我说他是蒲大爷的一个员工,蒲大爷跟他说北门坡有他朋友的房子,没人住,他才来的,没想到院子里已经有人住了……

    以上是蒲大爷三宗罪,他的好处,就是其实蒲大爷看着挺单纯的,坐在客厅里泡的茶也还喝得,有朋友来了接待得还算积极,只是他是我见过的六十年代的人里边最……的一个了,可能也是千人面里边写的为数不多的反面教材之一吧,也许可能会成为唯一,所以这一篇格外珍贵,也就不暴照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本文属龙朔文化网专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想获得转载授权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咨询。

上一篇文章: 从《杂字》说起

分享到各大社区